離家十年,他開著豪車回家炫富,父親卻說:現在全村最窮的就是你了

高速路上,丁琮瑋開著一輛豪車飛奔在回家的路上。突然,兜里的手機響了,他急忙接聽,電話那邊傳來母親的聲音,「兒子呀,還有多久到家呢?明天就是你爸60歲的生日了,趕得急嗎?」

丁琮瑋道:「媽,你放心,明天午飯之前我一定到家。」

聽見電話那邊傳來母親的笑聲,丁琮瑋的心卻感到一陣糾痛,他對著電話低聲道:「媽,對不起……十年了,我想你。」

「回來就好,你爸其實也很想你,天天盼你回來呢。路上,一定要注意安全哈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丁琮瑋輕「嗯」了兩聲,掛斷電話后,眼角有淚溢出……十年時間,彈指一揮間,那年少輕狂的一幕仿如昨昔。

十年前,17歲的丁琮瑋瞞著父親輟學了,在高考前的最後一年,他認識了一群狐朋狗友,整天吃喝玩樂,學習的心思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。當父親知道后,怒不可遏的打了他兩巴掌后,他道:「你們的思想頑固不化,這世上掙錢的方法有無數種,為何就一定要讓我按照你的意願來。」

父親聽后,更加憤怒了,咆哮道:「真是個逆子,既然你這麼會說,有本事就給我闖出一條路來,若闖不出就永遠別回來!」

「好!「丁琮瑋氣紅了雙眼,站在院子前的大門口咬牙切齒:「我丁琮瑋在此立誓,若不能飛黃騰達,此生絕不回家!」

轉身,他毫不拖泥帶水的離開,卻不知在他身後,父親眼角的淚如洪水決堤,蹲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。那一年,丁琮瑋17歲,父親50歲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十年未歸家,即使過年過節,他最多也只是打個電話問聲好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有多想家,有多想念父親母親,可是年輕時的衝動誓言,讓他望而止步。雖然在電話里,父親從不提及,但他卻不能裝作沒說過那些狠話。

眼看著回家的路越來越近,他的心似提到了嗓子眼,激動不已。十年時間,老家的變化還是非常大的,很多地方都已修起了鄉村公路,當第二日他將車停在家門前時,院里正吃著壩壩席的親戚鄰居均瞠目結舌。

下車后,丁琮瑋一身西裝革履,看著親戚好友全都站在院口迎接自己,心裡說不盡的開心。然而,當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豪車后,嘴角卻泛起一抹苦澀……

親戚鄰居全都圍著他開回來的豪車議論紛紛,這時,幼時玩伴摟著他的肩膀道:「小瑋,10年不見,一見面你就回來炫耀,嘖嘖……真有你的啊,什麼時候也帶我去城裡掙大錢唄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丁琮瑋不好意思的搖了搖手:「沒,沒有炫耀,不是你想的那樣哈,我掙錢也挺辛苦的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在一群人的巴結中,丁琮瑋闊步進屋,將事先準備好的禮物遞給父親,說:「爸,我回來了。「然而父親只是點了點頭,淡淡的說了聲,」回來就好。」

吃過飯,待親戚鄰居都走後,父子二人獨處時,父親拿著煙桿指了指茶几上的一張存摺,說:「小瑋,那張存摺是你這幾年寄回家的錢,有10多萬了,我們沒用過一分,你也老大不小了,該找個姑娘結婚了。」

丁琮瑋怔了怔,回道:「爸,我現在有錢,不缺這點,留著你們用吧。至於結婚……」

話未完,父親打斷道:「別裝了,你有什麼錢,現在全村最窮的就是你了,別以為租個車回來就能騙過所有人,我雖老了可並不糊塗。」

聽聞此話,丁琮瑋頓時語噎:「爸,我……我……」

「唉!「父親嘆了口氣,說:「兒吶,誰年少時不曾犯過錯,那些話其實我從沒放在心上,你又何必折磨自己呢?十年啊,人生能有幾個十年,這些年與我堵氣你從不回家,心裡又真的舒服么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丁琮瑋低下頭不發一言。父親又接著道:「想象總是美好的,可現實卻很殘酷,當你沒踏入社會時,你覺得什麼東西都是唾手可得的,可當你真正面對時,你才會發現自己渺小如蟻。作為你的父親,我承認,我的思想確實有些保守,我不知道怎樣才能讓你有出息,唯一知道的便是讀書,所以不管你喜不喜歡,我都會讓你把握機會,可惜啊,人算終不如天算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父親每一句話都讓他慚愧不已,或許年少時他不懂,可是過了十年,他已不再是那個幼稚的少年了,父親的話他都能深刻的體會。不知覺間,他捂著臉低聲哭泣。

父親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:「兒吶,其實你已經很不錯了,從最開始的流落街頭,到現在一個小公司的主管,雖沒能飛黃騰達,但你的努力及艱辛我都看在眼裡,你成長了,這份經歷將會是寶貴的財富。」

丁琮瑋驚訝的抬起頭,「爸,你……」

父親笑了笑,「你不回家,難道還不准我來看你了。十年前,我又怎會放心你一個人外出闖蕩……之後,你寄錢回家可都有地址,要找你還不簡單嗎?」

驀地,丁琮瑋抱住父親,聲嘶力竭的喊出了一聲:「爸。」

——謝謝您原諒我的年少輕狂,謝謝您給我如山般的父愛,以後,就讓我當座高山來為你遮風擋雨吧。